关注易代购资产微信

新闻中心

《白蛇》背后:追光动画不追光

易代购资产微信公众号 | ID:IDG_CAPITAL
2019.01.23

王微是易代购资产从土豆网便开始支持的创业者,从2005年最早投资土豆到今天的追光动画,我们已经陪伴王微走过10多个年头,也一路见证了这位创业者的高光与低谷时刻。

五年前,40岁的王微离开一手创办的土豆网,再次创业,选择做国产动画电影。这是一条不容易走的路,对含着金钥匙出生、一开始就被期许成为“中国Pixar”的追光来说尤其如此。高预期的同时也意味着有人正等着看笑话。

追光动画此前的三部动画电影《小门神》、《阿唐奇遇》、《猫与桃花源》,总制作成本2.9亿元,加起来总票房却不到1.5亿,追光的每一步都走得艰难。正是在几乎不被人看好的背景之下,《白蛇:缘起》横空出世,豆瓣评分8.0,猫眼电影9.4,上映13天目前票房收获2.09亿,超出前三部作品的总和。这背后,王微放下了五年来的执念,导演、编剧换成“智囊团”成员黄家康、赵霁(追光采用了Pixar所创的Braintrust机制);而作为追光创始人的王微,退居为出品。

王微曾说过,追光是受“夸父逐日”的启发,他喜欢世界很大,可以到处乱跑的蛮荒时代的感觉;在他眼里,中国动画电影亦处于蛮荒时代,有足够大的空间去闯,而他也喜欢故事的结尾,夸父的手杖变成了桃林,让后人解渴。“光是追不上的,但有限的一生还是需要做一些了不起的作品。”

以下,我们摘选创业家(ID:chuangyejia)的报道,把时钟拨回到一年半之前,一窥当时的王微和追光。原标题《王微:追不上的光》,易代购资产有改动。

王微的大冒险

众所周知,在中国做动画是件难事,从业者甚至常被称作“动画民工”。难点主要在于,产业基础太薄弱,项目风险性太高,竞争对手又太强大。而且做动画是个长期的事不像可以买IP速成的真人电影那样质量隐蔽性高,动画片的粗制滥造很容易从明面上看出来。

最苦的是,翻越这重重大山后,国产动画并不因此有了多少优势,观众并不会带着多少同情分看电影,市场也不总认“情怀”二字。投入大,风险高,使很多动画公司开始学成功的Pixar,想“打击面更广”,做合家欢电影。《疯狂动物城》就是那遥远的金矿所在。

追光堪称王微在动画领域的一次冒险。

新上映的《阿唐奇遇》票房和之前追光的第一部作品《小门神》差了一截。考虑到剧情更为完整,结构更清晰,故事表达方式上也多了童趣。追光所展现的国内高水准三维动画水平,的确为它赢得了赞誉,有观众就评价:国产动画也能做出这么美的“踏雪寻梅”打斗场景,真是令人难忘。

但拍电影终究是门生意,票房由综合因素决定,叫好的不一定就卖座。这个结果或许会令很多人感到惊讶,为追光感到一丝惋惜。很多观众给王微留言,表达想法:

@王导,能不能再争取一下排片?我们这个小地方都没有上映的了。

@感觉电影很精彩,可我儿子看半小时就睡着了。

@王导,追光的技术水平已经没什么可说的,就是下回能不能找个外面的编剧来写写故事?

真诚的吐槽基本由这几类观点构成。观众语气之真诚友好,很让人钦佩他们对国产动画的关心与爱护,也让人感受到对追光这个新兴动画公司所寄予的厚望。毕竟,太久没有一家中国动画公司站在如此备受关注的位置了。

当然评论还是直接点出了电影存在的某些问题。排片少除去不说,小朋友在观影过程中打瞌睡,说明电影的叙事技巧及节奏有问题。至于编剧,王微也做了解释:一家制片厂制的动画公司从外面请编剧是不靠谱的,不会将五年的生命交给一个外来的编剧。这不是刚出生的追光可以考虑的事情。

于是,从《小门神》到《阿唐奇遇》,都是王微一人挑起大旗,集公司1分钟极速赛车官方网、制片、编剧、导演于一身。

作为一个多年在商场摸爬滚打的创业者,王微并没有小看竞争的意思。在接受澎湃采访时,王微就表示,追光制作动画的成本虽只有迪士尼的1/15,但却要直面竞争,深知观众只会有一个评价标准。对此,王微的目标是,将我们和成本超十倍的小黄人放在一起时,“大家觉得还不错”。

别叫我文艺青年

公司文化一般都源于创始人的气质。土豆网最早的slogan便体现了王微想要做的事——“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”。王微对土豆网的定位,是让普通人在上面记录自己的生活,而古永锵对优酷的定义则是,世界都在看。

一个是创作者视角,一个是观看者视角。

在回答 “你和古永锵是好朋友吗?”的问题时,王微神秘一笑,“肯定不是啊。”记者试图继续挖料,王微却说:“我和他经历类似,这两年纯粹的互联网公司中,就我俩是商学院毕业,很多问题一说就明白。”

再看古永锵,在同一档名为《老友记》的谈话类节目中,和王微在与洪晃的对谈中表现出来的沉默、不经心相比,他和王小丫在聊天中表现出来的亲和力、参与度则明显高得多。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沟通方式。王微似乎只对自己要做的事感兴趣。

尽管讨厌被说成是文艺青年,但王微似乎具备这一群体的某些特质:比起外界的定义与视角,他对自我认知更为关注。

王微对土豆网的定位其实没问题,而且还是个十分超前的定位——他想做的事,正在被如今一众短视频平台渐渐实现。移动互联网时代,王微的梦想被实现了,但当时他的定义太超前了,土豆网甚至比Youtube还要早2个月诞生。为了讨论“超前”这个问题,外媒还独家采访过王微,尽管问的问题基本都是:你能和乔布斯单独聊上一小时真不简单,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?

土豆网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。王微是这样形容自己的离场,“就像《玩具总动员3》的结尾,安迪把心爱的玩具送给了小姑娘邦尼一样。” 可以想见,看到这个画面时,王微内心泛起的涟漪。

时间不多了 

2013年创办追光时,王微40岁。尽管站上讲台开讲诸如“互联网基因的动画公司”时,他看上去还像个30来岁的IT男。

一年一部动画,除了降低风险,还有“时间不多了”的焦虑。这是追光选择的速度。

王微曾讲过一段童年往事,说自己小时候曾住在医院太平间附近,每天就见着一圈圈的人将人抬进房间,只有推进去的,没有推出来的,出来的是空车。这些事让他很早就思考生死,“每时每刻觉得生命转瞬即逝。”

王微始终给人一种哀乐不形于色的感觉,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。他说,自己不喜欢情绪上的东西,更喜欢逻辑。

“中国电影市场每年增长30%。” 初创追光时,王微经常详细解释自己转行做动画的原因:市场空间大,需求旺盛,2/3的人员需求来自技术。

就个人特质而言,王微也不认为自己的跨界是艰难的。他举例,在做视频网站前,他的专业是研究卫星。之前也算得上是个文艺分子,甚至写过长篇小说和话剧剧本,做动画电影是自然的事。

洪晃在《老友记》中问他,动画片三四十个工种,你怎么知道的呢?他答:看书。一本看不懂,看到二三十本的时候,差不多懂了一些。洪晃大笑。

王微给追光的定位是,学皮克斯的运营方式,拍中国题材的合家欢电影。这是考虑竞争的结果:技术和模式上必须学好莱坞,形式和内容上必须差异化。

自编自导,是王微创业前期确立的发展方向。拍几部之后,就会有磨合得好的其他导演上来了。他给追光定的基本发展时间是10年。

前期的钱也充足。豆瓣上甚至有人发问:导演说前面几部不差钱,准备到第几部赚钱?

但道路是曲折的。《小门神》暴露出来的叙事问题,《阿唐奇遇》依然有。只是后者的故事架构已经开始靠近迪士尼的经典叙事,起码有了故事核心:打怪,歌颂友谊。“合家欢”的野心也在延续,希望小朋友们看到友谊,成人看到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改变。

毫无疑问,王微是个有“情怀”的人,他的理性思考也从不缺席。只是,能把商业和艺术完美融合,同时成功的人,极小概率出现。

王微说,“追光”的名字是受“夸父逐日”的启发;光是追不上的,但有限的一生还是需要做一些了不起的作品。